欢迎来到 - 设计商机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我们如此亲近

时间:2019-04-13 18:18 点击: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琅琅书声在教室里回荡,这首台湾著名诗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琅琅书声在教室里回荡,这首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的诗歌《乡愁》从此架起了我与台湾的那座桥梁。

  小学时曾读过《乡愁》,那时心气稚嫩,并不能理解其中意味。去年夏天,我有幸与台湾朋友相识在“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的活动中,几天的相处、交流,慢慢地拉近了我与台湾的距离,也更理解了“浅浅的海峡”里隔不断那“一湾乡愁。”

  记得那天活动时,当台湾的小伙伴们一字不差地背诵出“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大陆的同学们除了感叹,更多是觉得自己在招待熟识的老友。他们说,他们的家人会时常提起大陆的祖辈;他们说,他们很早就能从电视、网络上,了解到很多大陆的信息。“大陆”,对他们来说既神秘又好奇,这一次,当他们真越过那湾“浅浅的海峡”来到彼岸……除了抹不去的“乡愁”,更多是在彼此心中种下的那份情谊。

  那些日子,我们朝夕相处,不仅成了要好的朋友,更学会了他们嘴里那种糯糯的“台湾腔”。他们会把“创可贴”叫作“OK绷”,把“地铁”叫作“捷运”,把“国家大剧院”叫作“水煮蛋”……特别是他们在每句话后面那个“la”的尾音,让我们这些不曾到过台湾的同学,瞬间觉得“超萌”“搞笑”……就这样,我们的欢声笑语在不同“版本”的汉语交流中,在颐和园昆明湖水上回荡,在十七孔桥上停留;我们的足迹一起印在紫禁城沧桑的青石砖上,印在太和殿、保和殿,更印在我们每一颗年轻的心里。

  那些日子,他们脸上总是泛起没完没了的惊叹,那是被祖国大陆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改革开放后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惊叹,从他们时不时嘴里冒出的“哇哦”,那份甜糯的腔调总能让我们有一种美美的满足。我们一起拍照,那种搞怪的、有趣的、友爱的……我们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在每一个认为美好的地方迫不及待地留影,并将这份美好悉心保存;我们聊着年轻人的话题,讨论着彼此的学习心得,不时还会来段英语对话,在他们注重肢体语言的口语表达中,我们了解了彼此的校园生活,兴趣爱好,甚至发现了彼此很多很多的共同点,一样喜欢音乐漫画,一样喜欢这个星那个星,一样喜欢唱《小幸运》《我们不一样》……啊,原来,我们就是那么近那么近。

  眨眼与台湾朋友们已经分开了一段时间,在各自又归于平淡的生活中,彼此的想念却一刻也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去,在我们之间,早已有一条长长的“微线”将我们紧紧地、紧紧地连接,并相约着我们的明天……如今也更明白,“思念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好友在那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