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设计商机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空间文字 >

央视评论员杨禹:8%为好字当头创造有利空间

时间:2019-04-11 05:58 点击:
央视评论员杨禹:8%为好字当头创造有利空间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闭幕特别节目

  今天上午10时,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中外记者见面并答问。在记者会开始前,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在新闻频道的新闻直播间中做了相关评论。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今天上午演播室我们特别请到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杨禹先生。杨禹会和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今年2010年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趋势。同时我们也关注今天上午人大闭幕会的情况。刚才短片当中大家都说,关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家在热议。《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关于整个2010年经济社会主要发展预期目标其中特别有GDP增长8%左右,而且后面还特别强调了四个字,叫做“好字当头”,我想8%和“好字当头”其实也是大家在热议加快转变经济比较方式过程当中,大家会主动来看的数字和四个字。

  杨禹:8%实际上为“好字当头”创造非常有利的空间,8%这个数字我们不能独立地、尽快地来看它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其实这样一个数字对中国经济来说,特别是对2010年的中国经济来说,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实事求是的数字,是很合适的数字。一方面有的人可能认为说,相对比较悲观,我们实现8%不是很容易,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看到过去2009年以来,我们在抵御国际金融危机过程当中保持复苏的态势过程当中,我们能够看到这种状态的话,我们应该对保持8%的基本速度会有助益。

  主持人:我们回头接着说刚才的8%。因为8%强调是好字当头,什么是好字当头,其实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总理特别有一个着重的说明,就是说要引导各方面把工作重点放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上来。

  杨禹:是的,我想这个8%,其实对于中国经济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中国经济虽然这些年状态非常好,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我们自己也很自豪。但是必须冷静地看到,我们中国整个经济发展方式其实还是有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特点。也仍然是一个在全球发展方式当中,跟欧美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相比,应该说我们有我们的长处,有我们向强快速发展一种积极的状态让人很羡慕。但同时呢,我们的发展方式面临着巨大转型的压力。在这样的状态下,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其实做个比方,我们中国经济在像骑自行车,一种自行车似的经济。它跟小轿车经济相比是什么?发乳说发达国家它是小轿车似的经济。小轿车如果没有速度了,它还是能停下来,相对比较稳定。对于一个自行车来说,我们大家都会骑自行车,你的速度稍微慢一点,这个自行车就会开始晃。你必须把它蹬到一定的速度,你整个车的运行状态才能保持一个稳定。中国经济实际上仍然是一个自行车似的的经济。我们必须保证一定的速度。

  经济学家们经常说,GDP一个百分点可能解决多少万个就业机会,其实GDP每一个百分点都非常重要,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进一步去做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努力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条件。再一个,我想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个词其实康辉我想你一定记得,几年以前其实我们的表述还不是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增长方式。那个时候我们想增长是我们发展当中最主要一个要求,现在我们在增长过程当中开始丰富我们的要求,增长这两个字已经不能涵盖我们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全部的要求了。所以我们把它转成发展。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也注意到,特别是今年两会上面,我在会上听到代表委员们他们来讨论的时候。每一个人几乎都要提到去年那场国际金融危机,其实这场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我记得不久之前胡锦涛总书记曾经在一次重要的会上说,他说国际金融危机不仅是对我们经济发展速度的一种冲突,它实际上是对我们经济发展方式的一种冲突,如果你的经济发展方式不能够跟上时代的要求,不能够在变化过程当中引领整个自己的发展模式快速转变的话,那么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你可能遭受的损失就是很大。

  我看今年很多代表他们回顾自己过去一年的体会的时候都会这样谈,他说如果我这个地方,这个地区或者某一个企业,他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他就已经积极地转变了自己的方式,经营的方式,发展的方式,产品结构的方式,在生产链条当中所处的分工位置的方式,那么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来说,对他来说,虽然压力很大,挑战很大。但是特别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他能够抓住机遇,通过这场危机能够发展得更快,更好。在整个应对危机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很多地方,很多企业。他们在把应对危机的过程变成自己一个转变发展方式的过程。他们并不是说,想回到危机之前我们恢复到危机之前那个状态就可以了,而是说经过这场历练,我们可以把我们的发展方式变到我们所期待已久,新的经济发展方式当中据。

  主持人:就像你说的,其实我们对于经济发展方式的这种转变不是从今天刚刚注意到或从今天刚刚开始,实际上早就有这样一个筹划。但是的确去年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呢,可以说是一个促进的因素。因为它的确给我们了很重要的一课。就是说,以前大家都说中国是一个世界工厂,这顶帽子确实戴着很长时间了,而且确实对于我们发展劳动力廉价优势让我们得到实惠。但是就这个帽子,你是不是还要继续戴下去,继续戴下去,可能对你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什么样的不好的后果,这是大家考虑的问题。

  杨禹:对,今年在两会上面有一个突出的感受。经过了这场危机,应对危机的历练之后,我觉得他们谈话的内容,他们关心的事情都发生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微妙的变化。比如说过去几年我们在两会上面,可能经常会听到一些来自地方的代表委员,来自基层企业的代表委员,有时候他会呼吁,他呼吁什么呢?他呼吁我这个地方生产的东西可能卖得不够顺畅,希望大家来关心我这个地方,帮我这个地方的农民也好,企业也好,多卖一些东西。我们社会上其他的代表委员,包括媒体,包括公众都会很积极帮他,过去的两会上经常出现这样的场面。

  今年我发现有一个特点,大家来卖东西的少了,而在这个地方开始来跟大家探讨说,我到底应该生产什么,我到底应该卖什么,我想这个可能又回到似乎是一个本原的问题上。这正是大家在思考,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都正在经历一个重新的自我审视。前一个阶段,我们以增长为主要目的的时候,大家没有什么更多的选择,我们就按照这种模式快速发展,那个时候我们是跟别人较劲,我跟邻居去比,跟同行比,我要比他更快,我要比他占有的市场份额更大。现在我觉得今年从很多代表委员讨论具体的实例来看,好像大家在跟自己较劲,跟自己的昨天,跟自己的过去,或者拿自己明天的期待跟今天的自己较劲。我能不能把我自己的生产的方式,经营的方式,我的脑筋换一换,转变一下,当然这个转变,为什么大家都在讨论?因为它并不容易,很痛苦,很多代表委员谈的内容其实就是这种痛苦,就是我很迷茫,我不知道该应该怎么办。我很有压力,这几年以前我们看到,他们说,仅仅是我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我觉得思考的深度要远远地高于之前了。这就说明我们正在体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好处和苦恼是一种甜蜜的苦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